新聞中心

時代需要善的超越

2019-09-01

國產動畫片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,我看了兩遍。和很多人一樣,我對影片中“我命由我不由天”的情節印象最深刻,它引發了觀眾對人性善惡這個重大主題的思考。這個問題上,我也有自己多年的感悟。


剖析人性的元素,我認為就18個字:喜、怒、哀、憂、悲、恐、憎、愛、善之九情,與生、食、色、舒、知、訴、利、名、征之九欲如果說人的生理是五臟六腑,那九情九欲就是人的精神“臟腑”。這個精神“臟腑”里原本就不存在惡,惡非天生的,惡是后天衍生出來的。


我們看剛出生的嬰兒,身體散發著童香味,皮膚是透明的,眼瞳無比清澈,笑容純真無邪,簡直就是原始的沒有污染的天地精靈,是善與愛結合的小天使。


那人到世上為什么會背離善的本性而衍生出惡呢?我認為,主要有五種變惡的走向導致了人后天的“習相遠”,但這同九情九欲都不無聯系。一是生存的基本保障沒達到,譬如吃;二是如九情中的怒、憎等情緒沒有正常渠道合理傾訴、宣泄,得不到控制和調節,就會堆積爆發而沖動生惡;三是欲望過多,貪婪無度;四是源于人的不安全感;五是思想觀念上強烈的不認同、看不慣,認知偏差的行為產生了惡。


講一件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事,有關九情中對怒和憎的控制。


有一次,我在杭州建筑設計院的路邊上,有輛小車居然從我腳背上軋過去,肇事司機態度還挺兇,劇痛與憤怒之下的我拿包把他的車擋風玻璃砸碎了,他隨即下車把我推了個大跟斗,不遠處我的司機和同事正要沖上來幫我打對方——那一瞬間理性提醒了我,群架絕不能打,否則后果不堪設想——于是我快速冷靜下來,主動提出和解,和平化解了此事。


有的惡是積怨成仇而致,有的惡卻是無意間產生的。生活中某些小矛盾如果沒解決,很可能會上升到社會糾紛,甚至人命糾紛,憎和怒的循環升級會拉動惡,唯有能識大局,以大度大氣去溝通修復消弭怨恨,則是善的力量、善的升華


在我看來,惡并非人的天性,只是社會風氣的負面影響和個人境遇挫折所致,尤其是自身的“九情九欲”沒有得到很好調節。所以我的“九情九欲”論,特別強調一個“轉換”,即盡量讓負情緒調節轉換成正情緒,讓負意識切換成正能量。人能力上的差別,往往就在情緒轉換能力上


挫折多了,或者受了苦,氣、痛都會變成憂和恐,但也可以轉化成征,不服輸嘛。至少要轉成訴,把它宣泄出來,否則會轉成哀,哀和憂又可以用怒來轉換。欲望一時沒有達到,有的人轉成悲,有的人就轉成了怒或憎,反過來有了力量感。但憎和怒,有的人只為宣泄而報復,就轉成了惡。完善和改良人的情緒置換,就會盡可能避免它的偏、畸,從而更好地提升人的自律能力。正因人有了愉悅、痛苦與智慧,這個世界才更豐富而美好。


我認為只有善才能達到自我實現,因為自我實現首先必須自我完善。自我實現的過程,正是對社會、對他人、對自身的從善之旅,而自我實現不僅僅是立功,所謂上善若水、厚德載物,品德第一才是自我實現的善果。


回到開頭說起的動畫片《哪吒》,它其實講的也是自我實現的故事。哪吒雖是所謂“魔童”轉世,但本性仍是純真小孩,他內心向善不想成妖,只是由于周圍人的偏見,讓他產生逆反心理,做過一些淘氣的事。但他身邊終有善的關愛和感化。首先是他父母無私的愛,其次他的師傅太乙真人也耐心教導,他還交了一個能在危險時刻挺身而出的好朋友、龍王三太子敖丙……愛終于驅逐了仇恨,善的力量幫助他戰勝了自暴自棄,讓他從“魔丸”變為“靈珠”,成就了自我。


在此我還特別要呼喚,我們的社會教育、文藝影視作品以及媒體傳播盡量少一點渲染惡的題材,比如古惑仔、黑社會,還包括一些個人復仇的影視作品,它們都可能對社會尤其對青少年產生負面影響。我們要更多去弘揚善與愛的正能量,去助推愛善凝成的自我實現。

(原文刊登于2019年8月29日《環球時報》)


重庆时时彩官方手机app